事情发生在星期三的下午,星期四就是公演的日子。

     霍兆彤爸爸烧的一手好菜,霍兆彤尤其是爱吃他爸爸做的大盘鸡,可星期三中午的大盘鸡吃的很不是滋味,霍兆彤老感觉要有事情发生了。菜吃的没胃口,草草夹了几筷子,就去睡觉,这一觉还给睡迟了。等到霍兆彤屁颠颠的跑到学校,离上课只有五分钟了,奇怪的是教室里一个人都没有,霍兆彤这才想起来这周是他们的大环境卫生,这又转身屁颠颠的往楼下跑。这时候同学们已经在陆续回教室,霍兆彤没看见小同桌。所以又找了一圈,就是这一找,让霍兆彤看见了最不想看见的一幕。。。。。
     小同桌在学校小卖部门口的核桃树下,而她面前,站着霍兆彤同班的男生刑耀,刑耀好像想和小同桌说什么,不让小同桌上楼,霍兆彤本想冲过去的,就走到离核桃树几米的时候,他突然想起过去了要怎么和邢耀说,说这是我女朋友,你理她远点?不行,对小同桌有承诺。还是说都快上课了,你们还不走?就这时候,他们走过来了,邢耀还对霍兆彤微微一笑,在霍兆彤看来,似乎有一丝胜利者的感觉。。。而小同桌,只是低着头走了过去。这一下午,霍兆彤都没有好好听课,他心里很不安,老觉的小同桌和邢耀好像有事情。浑浑噩噩的两节课过去了,终于熬到了排练的时候,可能是明天就要演出了吧,大家都练的很认真。霍兆彤可是状态全无,台词忘了两次,弄得搞组织的课代表杨曼蔓直想踢了他。。。。。
    晚上7点。
    诺基亚3110c
    ”你,今天在和邢耀说什么啊“
    ”哦,他给我明天演出加油呢“
    ”再没说什么?“
    ”没有啊,怎么了?“
    ”这样啊,那你早点睡“
    ”好,你也早点休息“
    ”晚安“
    带着一丝安心,霍兆彤睡着了
    第二天,由于是演员,霍兆彤不用去学校,直接去的化妆店,小同桌来了,牛仔的超短裤,露着大白腿,小同桌这时候已经165的身高了,腿显的特别美。霍兆彤眼又看直了。。。。
    霍兆彤这只是青春期男生正常的悸动,他可不色。有时候看见色迷迷的男人,他还有一点卫道士情节呢,他么,这时候也有172了,人挺瘦,长的么,除了嘴大点还都算标致。一外表花心,内心特传统的男生,老以为男人一辈子就爱一女人这才是爷们。他心里是极其害怕失去小同桌的。
    霍兆彤是最后一个化妆完的,这天他是粉红的T恤,灰色的牛仔裤,再穿了个自己感觉还不错的白镶灰的板鞋。自认为和小同桌很配,只可惜三个小时后他就不这么想了。上场时的台词霍兆彤忘的只剩两句了,一句How nice a day!还一句嘴张的能吃灯泡那么大吼出来的Why?下场后的那一幕,霍兆彤却能记一辈子。霍兆彤卸完妆去找小同桌。还是那棵核桃树下,小同桌手里拿着水蜜桃味的营养快线,前面站着邢耀,很明显是刑耀给她的,刑耀嘴边又是那种成功者的笑。
    懦弱啊,懦弱,无非就是出于懦弱,他又转身走了,去了操场。
    掏出3110C
    "包子啊,那里呢?来操场陪我踢球,我特不爽"
    ”那你等着,我马上过来“
    包子不一会而就过来了,别看是好哥们,霍兆彤和包子说这件事还真有点抹不开面子,球踢了一会而,白板鞋也踢黑了,包子事情只听了个半残不落。
     ”你去和她直说吧,这样拖着不是个办法“
     ”唉,我怎么说啊,她都说不让告诉别人,这事现在也就你知道“
     ”那你打算就这样拱手相让?“
     "没到那种地步吧"
   “他们每个周五晚上都会去步行街,你明天晚上去看看吧”
     霍兆彤想不到等着他的是晴天霹雳
     晚上七点半,霍兆彤撒谎要去包子家拿书溜出来了,平时霍兆彤妈妈管的他特严,晚上出门是绝对不允许的,这天妈妈正好不在家,霍兆彤就和爷爷奶奶说了声,爷爷奶奶也没多问。这个步行街有两个口,离霍兆彤家进的这头离同学们的“根据地”还有点距离。走着离那地儿还有五十来米吧,霍兆彤就看见小同桌了,边上有刑耀,两人挨的挺进的。似乎还有说有笑。说实话,这事情霍兆彤真不想看见,可他那双5.3的眼睛就特积极看这种绿云缭绕的场面,撕破脸霍兆彤是万万不想干,老感觉有承诺压着,心里越想越不是滋味,到跟前一大厦门前喝闷酒去了,5瓶啤酒,喝一瓶,倒一瓶。霍兆彤觉的和小同桌的感情特脆弱,8年的积累抵不过人几个星期,霍兆彤心里特别不是滋味,也不害怕人看见笑话,就在那大厦台阶上抱着头哭,哭了有一个多小时吧,把最后一瓶啤酒哐当就扔了,不管后头人看,跑回家了。霍兆彤曾经幼稚的以为他这就是爱情,那天晚上,他失眠了,也醒悟了。什么是爱情啊,失眠了一晚上的霍兆彤想明白了,秋妍莞和齐甄那才是爱情。
    齐甄是班上学习特好的一男生,就是傲视群雄级别的,不光学习好,什么都好,篮球打的好,带着班里拿过冠军,足球也好,霍兆彤班里踢足球就服这一个人。还有三道象征智慧的抬头纹(不是有个笑话么,一道抬头纹是上三本,两道抬头纹是上二本,三道么,就能清华北大啥的了,最后这哥们虽然没上清华北大,也上的是211,985,对的起三道抬头纹了)而秋妍莞,一萝莉形的小女孩,特可爱,敢爱敢恨,人也很好,学习也是班里数一数二的(说起这个丫头啊,她也是小同桌的好朋友,是霍兆彤慢慢通过小同桌才有了深交的,没想到她最后和小同桌的感情淡了,却成霍兆彤的铁磁儿了。造化弄人啊)这两个人,在班里可真是羡煞旁人啊,秋妍莞坐第二位,齐甄是第三位,都同一组的,于是乎,在非班主任课上,你经常能看到这样一幕,这秋妍莞就是一次一次的往后转,转啥呢?主要是转过去看齐甄,话倒基本不说,转着转着,还自己脸红,你说你的齐甄又不是会跑掉,老看啥啊。不过这倒是让上课无聊的人有了个乐子,数一节课秋妍莞的转头次数。霍兆彤就数过一次,转了77次吧,这丫头也不怕颈椎得病。吐槽归吐槽,他们两个,霍兆彤是真心羡慕。那个英语话剧他们就是一起演的,拍节目那会儿,就像现在的艺人秀恩爱一样,两人乘着空当牵牵小手啥的(我们的霍兆彤除了一年级分座位是拉着小同桌走下去的外,这7年来再没碰过小同桌的手)霍兆彤一次还跟秋妍莞开玩笑,说你俩是谁从的谁啊,秋妍莞就特骄傲的对霍兆彤说,你说呢?八成是秋妍莞从的齐甄,齐甄腼腆归腼腆,为了这样的小女朋友,还是敢豁出去的。
    排节目那会儿,霍兆彤就天天幻想什么时候能和小同桌发展成秋妍莞和齐甄这样的。只可惜这辈子都没可能了。
    霍兆彤是凌晨六点多才睡着的,起来差不多快下午两点了,饭菜在饭桌上放着,霍兆彤头疼的要死,一口也不想动。这时的他才真真切切的意识到自己就是个笑话。行尸走肉般的过了这两天,上学的日子又来了。
   “哎,你听说没,你原来内个同桌和刑耀好上了”同桌不合时宜的凑了过来
   “谁说的?”
  “周五晚上你没去步行街吧,人在那里给喜糖呢”(霍兆彤那会的学生都喜欢这样,两人好了就给同学们喜糖。)
     “哦,我没去”
     霍兆彤没想到周五晚上发生了这么多事情。
     霍兆彤的失落,除了包子,出了秋妍莞,班里还有一个人知道。她就是英语课代表杨曼蔓。她和霍兆彤隔一个桌道,基本在一排,挺大大咧咧一姑娘,平时和霍兆彤关系还行,霍兆彤就是有点受不了她的大嗓门。这天这丫头看霍兆彤眼神挺怪,第二节课后有个大课间,霍兆彤刚想趴桌子上睡觉来着,杨曼蔓的字条就过来了,丫的,这那里是字条啊,全英文的,比常看的英语阅读还长一点。霍兆彤看了十来分钟,翻了两遍单词表,差不多看懂。原来杨曼蔓从家里看见霍兆彤哭着狂奔的样子了,再想想周五晚上发喜糖的事情,差不多就明白了。杨曼蔓让霍兆彤中午放学先别走,她有话和霍兆彤说。
     “你真的很伤心?干嘛不去和她说?”
       “要你管啊,我很好”
       “她和别人好了你一点都不在乎?”
     “她是谁啊,为什么要让我在乎?”
       “你别逞强了,我看见你那样子了,但我想说,好女孩不止她一个,为了个女生不值得这样”
        霍兆彤再没说话,背着包走了,他在用要强维护这一点点的面子。
         之后的两天,杨曼蔓对霍兆彤格外关心,霍兆彤也渐渐的开心了起来,因为很久没有一个女生能和霍兆彤聊的这么开心了。又是一个星期五到了,还是那个大课间,这次是杨曼蔓趴在桌子上,霍兆彤就蹲在她边上。
       “咱们交往吧”
          杨曼蔓蹭一下坐起来了,她没想到霍兆彤会说出这样的话
       “让我考虑下”杨曼蔓其实是在故作矜持,这两天她也早对霍兆彤有意思了,答应的太快那里像个女生嘛。
      “还考虑什么,在一起吧”
      “嗯,好吧”
         两个人就这样好了,没有长时间的积累,没有深入的了解,反正就这样好了。这个一点不像霍兆彤的办事风格。
         这天中午,霍兆彤和杨曼蔓是牵着手走出校门的,霍兆彤才不管后面有没有人看,长大后第一次牵女生的手,感觉麻麻的。可惜霍兆彤家离学校很近,要不还能多走会。下午上学前,霍兆彤去杨曼蔓楼下去接她,两个人是一起吃着草莓雪糕进的校门。还没上课,包子凑了过来。
        “你想好没?真和杨曼蔓好了?”
        “有什么想不好的,好了就好了”
        “你小子。。。。。。”
           霍兆彤也不知道自己想好没想好,这一个月他经历的事情太多了,首先是被小同桌伤害了,接着又很快的找到了新欢,这也许就是所谓的感情疗伤吧。
           疗伤,总有伤好的时候,伤好了,就会忘记伤疤疼。
           两人交往开始的几天里,霍兆彤还像模像样的去楼底下接了杨曼蔓几次,后来就慢慢不去了,因为不喜欢。霍兆彤和杨曼蔓潜在的矛盾还是挺大的。霍兆彤受不了杨曼蔓大大咧咧没正形,杨曼蔓老感觉霍兆彤心里放不下小同桌。杨曼蔓的担心是对的,霍兆彤放不下小同桌。他给小同桌写了一封信。信的内容霍兆彤已经记不清楚,他只记得最后一句
        “我不想让碎了的心再碎一次,祝你幸福“

Q.E.D.


Be an interesting person